bet365官方:专访钟家鸣:开源锁仓,IOST要做什么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
  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甲子区块链”,作者火柴Q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  加密数字货币进入熊市阶段,市场浮躁气息退散,对有底气的项目来说,熊市是需要沉着应对的压力环境,也是一个用行动自证靠谱的良机。

  本周一(4月9日)上午,致力于解决扩容问题的主链项目IOST宣布开源、锁仓。IOST将在Github上逐步开放代码,向社区展示项目进度,代码发布时间与此前公布的roadmap一致;锁仓则将把预留给基金会的token转移到公开钱包地址,供所有人监督是否被使用。

  这一次IOST锁仓的数量是73.5亿IOS token,占全部IOS token的35%,锁仓期限为主网上线前,也就是在2018年底到2019年第一季度前,IOST项目基金会将不会动用这部分token。(地址:0xe6bc59e7de4e4dd2efc1f2fe0065df334e3f5b7d)

  在这个节点,「甲子区块链」专访了IOST联合创始人钟家鸣,他详细解释了IOST的开发目标、进度,未来针对开发者的课程计划和Dapp计划。他们将在“开发者友好”上着重发力,希望在主网上线后,帮助一些项目真正落地。他认为,未来2到3年的主链竞争不会出现极端垄断局面,而是“多元竞争”。

  钟家鸣透露,目前IOST正在全球继续招募顶尖人才,扩充团队。而团队所有Founder不拿工资,将会严格执行vesting。

  在目前市场下行的情况下,越是真正做事的项目,其实越应该思考,如何拿出更多开发进展与社区分享。未来,加入项目监管也可能会成为新的趋势。

  短期的市场波动会对所有项目造成客观压力,但价格总是围绕价值波动,谁在弄潮,谁在裸泳?最有效的“市值管理”就是拿出有效的产品。钟家鸣说:我们会好好做好自己的开发,好的项目真的很少,优质的会活下来,垃圾的会死掉。

  甲子区块链:IOST今天上午发布了基金会锁仓的消息,并在Github上线了部分代码,锁仓是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?

  钟家鸣:一开始就计划好的,因为在主网上线之前,基金会的token本来就是要奖励给早期给我们做贡献的人,从最开始就没打算动。锁仓会更透明,直接把基金会的token转到一个监管账户,地球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监督,如果我们把钱花了,所有人在第一时间就能知道。

  甲子区块链:代码上线的时间和你们之前给出的计划很吻合,IOST现在的开发进度是怎样的?

  钟家鸣:现在只放出了一部分代码,因为项目还很前期,我们希望一方面更透明,一方面也保护核心技术。在主网上线之前,我们会陆续把所有代码开源。现在的开发进度还不错,之后的一些时间点甚至会稍微提前,我们肯定会meet roadmap。

  甲子区块链:很多区块链项目会出现delay,你们怎么做到兑现roadmap?

  钟家鸣:我们对技术开发人员要求比较严,团队里的开发人员有16岁保送清华的,或者是国外非常厉害的PHD。目前这个行业一定是精英致胜,这是一个偏研究类行业,不是一个执行行业,很多技术需要突破,一个牛逼的人可能顶20个普通人。

  甲子区块链:IOST现在的团队规模和构成是?

  钟家鸣:我们全球现在有30多人,开发是15人,做marketing、合作和生态的大概有20个人。海外方面,美国有8个,韩国有4个,日本有2个,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,都是全职。

  甲子区块链:之前IOST有一条招聘信息在很多群里流传,你们给全职的待遇是60万到200万/年,并给推荐人奖励5到10万,钱非常多。

  钟家鸣:我自己也是技术出身,我明白这是一个非常需要尊重技术的行业,我们招的人,往往之前的薪水就比较高。而且我们基本实行global pay,国内和美国的薪水差距不大。此外,所有Founders不拿工资,所有token都是锁仓的,有严格的vesting。我自己的IOS token都是我在火币上用1000个以太坊买的,我之前也在一些群里发过截图。

  甲子区块链:4月5日你们宣布了与长亭科技的合作,合作具体怎么开展?

  钟家鸣:长亭是个很好的安全公司,他们会帮我们做一些网络安全测试,比如模拟一些攻击,找到智能合约的漏洞。

  甲子区块链:之后的测试网络和主网的进度现在顺利吗?

  钟家鸣:我们原定在Q3或Q4推出测试网络,目前可能会在Q2提前推出测试网络。争取在2018年年底到2019年Q1上线主网。

  很多人一直在催进度,其实如果只是想上线一个所谓的“主网”很容易,但如果做出来的比市场上已有的没有突破,就毫无意义。我们想解决的扩容问题,要做很多research和突破。甚至不光是做区块链的探索,现在我们内部专门有一个小组做DAG和其他扩容方案的研究。我们觉得做出一个长远上有用的东西,远比短期内做一个垃圾去搪塞大家要好。当然这不代表我们要牺牲太多进度,我们甚至会提前进度,但我们也不希望赶工。

  测试网络上线期间,第一,我们会做一些课程开发,帮助开发者使用IOST;第二,我们会自己开发一些Dapp(分布式应用)。

  甲子区块链:你对首个Dapp的期待是,比如有多少人来用?

  钟家鸣:我们会希望覆盖到百万C端用户,而且这会是个全球产品。第一个产品不会特别复杂,但是产品会逐渐迭代,也不排除有多个产品。

  甲子区块链:Dapp发布的大致时间?

  钟家鸣:因为我们主网还没上线,所以早期开发的Dapp会基于以太坊,并且结合IOS token做一些有意思的事,之后Dapp会全部迁到IOST上,具体Dapp的消息可能会要等到五、六月份发。

  甲子区块链:主网上线后,怎样的效果算达到你的预期?

  钟家鸣:主网上线之后肯定是一个持续更新、维护的过程。我们官网上的标语是为“智能服务”打造下一代安全且扩容性强的基础设施。此外,我们也希望它是一个稳定的网络,能真的支持大规模应用的Dapps。

  甲子区块链:到目前为止,你们的进度很顺利甚至还有提前,IOST没有遇到技术上超出想象的难题吗?

  钟家鸣: 其实扩容整个方向都很难做,所以谈不上超出想象。一个普通的应用,它的落地肯定是以周和天来计算的,到区块链永远是以月和年。区块链想做得很完美是不可能的,它一定是有舍有得,我们只需要做出来的解决方案比现有的EOS、以太坊好很多就可以了。

  甲子区块链:具体你们怎么解决扩容问题,扩容有什么难点?

  钟家鸣:我们的方案是高效分片EDS和POB共识机制。我们的分片不是基于以太坊的,而且以后可能结合DAG。分片就是,比如以前有2000个村民,李四说给了张三500块钱,2000个村民都记下来、达成共识,这就很费时间。我们现在把2000个人分成100组,每组20人,我随机挑选、随机分配,理论上这个机制可以做到相对安全,但又快很多。

  这就是涉及到几个难点,第一,怎么随机选人?我们现在基于一位图灵奖得主的一篇papger在做研究;第二,不能让这20个人老在一组,会腐败,所以要不停打乱分组,但交易是实时进行的,打乱分组需要时间,这中间的交易怎么办?我们用transEpoch技术解决了这个问题,实现不停动态改变分组。第三,保证最低信息储存,我们做的方法叫MSB(Micro State Block)微型块,用来节省存储空间。

  在分片之外,POB能从另一个维度高效扩容。POB中的验证者是用算法选出来的最优结果,不像POS只依赖tokens,也不是像EOS的validators是固定的。POB充分利用了网络里的交易信息,这样达成共识的验证者会更少、更高效;POB还通过算法和激励机制,让参与者没动力作假,bet365并且会大幅提升吞吐量。

  甲子区块链:从年初到现在,整个社区对你们的认知度有什么变化?

  钟家鸣:变化很多。我们现在Twitter上有20万粉丝,Telegram上有10万粉丝。在韩国,IOST昨天(4月8日)在区块链类型的关键词热搜里,排名第一名。最近越来越多人知道我们,这是好事,之后我们还会继续在世界各地进行宣传,让更多开发者和社区加入进IOST的生态中。

  甲子区块链:你个人怎么开始接触区块链的?

  钟家鸣:我从2013年开始买比特币。我负责任地说,直到2017年上半年,很多人都不屑跟你聊比特币和区块链。在13年,更是没人说区块链,13年就是炒币。

  甲子区块链:当时为什么认定比特币有价值?

  钟家鸣:我觉得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,能把资产掌握在自己手里,别人不能剥夺,并且也不像重金属一样难以携带,这一点就足够有意思了。然后我买了很多比特币,从13年买到17年一路买,几乎没卖过。

  甲子区块链:什么时候开始认真考虑区块链?

  钟家鸣:15年年初我听说了以太坊,当时很多人觉得Vitalik是骗子,但我看到他有一些很酷的概念——Vitalik觉得到目前为止,人类社会都是基于人来做决定,他认为代码才是绝对公平的,与其让人或中心化的机构来决定,不如让代码来决定。

  以太坊希望做一个操作系统,开发者可能在上面写一个很短的代码,就可以达成想干的事。当时我挺买账,就买了不少。但2016年出了DAO事件(攻击者利用漏洞,将the DAO项目资产池中的以太币非法转移给自己,此事导致了以太坊的分叉),以太坊内部做了一些我不太认可的决定,我在十几美金时都卖了。

  甲子区块链:你之前在有些场合说过不太看好以太坊之后的发展?

  钟家鸣: Vitalik是个比较理想主义的人,bet365官方他希望以太坊像比特币一样变成非常分散的东西,但比特币的功能相对单一,没太多可改进的,而以太坊要做操作系统,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很多早期开发者和cofounders都已经离开,由于后期激励匮乏,开发者比较难保持长期动力。比如POW到POS的转化一直做不到,抛开技术难题不说,一个原因是矿工不同意,网络里已有太多既得利益者,很难激进地尝试一些突破性的技术。做开源系统最后还给社区是没错的,但在行业早期,还是需要一个更有动力work on的、相对中心化的团队去把它做好。在这么早的阶段,你的管辖权和开发状态就已经变得非常分散,很难快速迭代,这可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甲子区块链:和以太坊一样,IOST要做的也是基础主链,在选择区块链行业的具体创业方向时,你们怎么考虑的?

  钟家鸣:现在的区块链行业,有两种人在做事,一种人做应用或协议类产品,另一种人做基础链。

  我个人更喜欢在这个时间点做基础链。现在做应用,就好像在电脑还没有一个好用的windows时,就在开发office,而我们想写windows。我有很多朋友在做基于以太坊的应用,做得很成功,但在出现更好用的公链后,我想大部分人会把产品迁移过去。

  做基础链也有些问题,难度往往更大。现在做基础链的人也有两种,一种是天方夜谭的,包括有人提出完全去中心化的互联网,听起来很酷,但说实话几年内很难做到。你要做一个主链,支持每秒上万笔交易,而且又安全又好、又去中心化,故事是很完美,但说难听点,是骗人的。

  我们更希望脚踏实地,在这个时间点,我们其实是希望靠牺牲一点去中心化或一致性,把可扩展性和安全性做好。当你把一个稳定的主链做好,且对开发者足够友好,并能做到比以太坊现在支持的东西高几个数量级时,就能带来非常多可落地的行业。当然前提是牺牲不要太大,不要违背行业诞生的初衷。

  甲子区块链:具体怎么做到对开发者友好?

  钟家鸣:我们要做的第一点,是让开发者能很容易从以太坊上无缝迁徙过来。我们还请了美国最大的三个在线编程教育门户网站Codecademy、Skillshare和General bet365官方 Assembly的创始人做我们的顾问,会和他们一起在开发针对IOST开发者的课程。我们要做到在IOST开发比在以太坊上开发更容易,这点非常重要,这才是生态变稳定的方式。

  甲子区块链:你提到IOST的解决方案是“牺牲一点去中心化”,牺牲到什么程度?

  钟家鸣:其实我们只要做到“没有single point offailure(由于系统单个部件失效而引起整个系统无法工作)并且不依赖第三方支持”,这就满足了去中心化的基本概念。我们的POB共识是,你给社区做了更多贡献和有更多IOS token,就有更高的机率被选作新区块的验证者和受益者。这本质上也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设计,因为每个节点都有可能被选入委员会,我们现在有7种算法来综合不同维度以算出最终的权重。

  甲子区块链:你们既然进入区块链行业,肯定判断它是一个长期趋势,而非短期风口,但现在对这个问题有很多争议,未来到底能不能实现真正的应用?你认为区块链到底有哪些落地方向?

  钟家鸣:区块链现在有几个比较好的用途,第一,是数据方面。Google、Facebook都在用你的数据赚钱,区块链有机会把数据的所有权和价值还给用户。

  第二,区块链是一个不可篡改的数据库,任何需要反作弊、公平的行业,都可以采用区块链技术,如游戏、交易所、信誉记录和在线广告。比如Google说你的广告被看了一万次,你知道实际被看了几次?

  下一个行业,我看好“排他性的数字化资产”,比如数字货币、作品、游戏和音乐的专利,所有电子化资产一旦被区块链记录,就无法被剥夺,侵权也很难。

  然后可能是一些跟共享有关的东西。其实每个人的电脑里都有没有使用的硬盘资源和计算资源,它们共享起来就是全世界最大的服务器和储存空间,但这个事比较远,几年内很难做到。

  甲子区块链:在可能落地的行业里,IOST会主要target哪些行业?

  钟家鸣:第一,我们没办法完美预测哪些行业会在上面开发,因为区块链行业的很多机会我们还没想到,很多我们现在能想到的机会最后可能做不到。2000年互联网刚出来时,你知道你18年后可以用手机点外卖吗?你肯定不知道。互联网当时有很多天方夜谭,恨不得包治百病,很多事情到现在也没做到。

  区块链也会是这样。我们主打扩容和安全性,所以任何跟这两个沾边的事其实都可以做,比如内容分发、预测市场、去中心化的货币/虚拟物品交易所、信誉记录,数字化资产、在线广告等——这就是一个操作系统。

  甲子区块链:基础主链的竞争会像互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一样,最后只留下几个少数幸存者吗?

  钟家鸣:我认为不会,因为各行业有不同需求。拿在线广告举例,如果你真的去跟踪impression的话,那么它需要高频、高负载,一秒钟记录上百万次点击,可是它对安全性的要求没那么高,100万次里错一次又怎么样?交易所就不一样,100万笔交易就错一笔交易?币安每天就有五个用户的钱互相乱转?这肯定不行。但交易所对频次的要求又没那么高。

  可扩展性、安全性和去中心化,每个行业对这三点的要求不一样,短期很难面面俱到,所以我认为会有多条主链,适应各行业的不同需求。并不会出现IOS和安卓两个系统垄断的局面,而是全面开花,接下来2到3年肯定是多元化的竞争。

  甲子区块链: 你大学毕业之前,就有好几次创业经验,其实再次创业时有很多方向,怎么从大的方向里选择?

  钟家鸣:我本科在美国学计算机,从大一开始创业,到2015年毕业时先后卖了两个公司。那之后也在家搞一些机器人,我很喜欢AI,因为我一直想做的是改造传统行业,所有跟科技相关的创业,核心都要提高传统行业的效率。但我后来发现,Super AI这事可能未来50年都没什么进展。一个简单的道理,创业需要先选一些接下来2到3年可以落地的行业,不是一上来就选一个10年以后的行业。

  然后当时在纽约,有天我去7-11,发现店里有台机器,干嘛的?给你刻钥匙,这太低频了。但我去查这家公司KeyMe,2012年底成立,到16年做到了5亿美金估值。最要命的,还有另一家公司跟他干一样的事,也五亿美金估值,你不明白为什么就是在美国刻钥匙,两个加起来刻到了10亿美金。

  这里边可以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,大家创业很喜欢选一些万亿市场,但很多落后的小行业被忽略了,笨的人做不好,聪明的人不愿做。大家经常抱怨互联网行业红利没有了,其实是市场到了这样一个阶段:大行业被垄断了,小行业反而没人做。回过头看国内,落后行业实在很多。

  回到区块链这个行业,我对区块链没有Vitalik那么乐观,但我认为这个行业足够有意思,对接下来五年、十年的影响会非常大的,比如改造金融行业,比如真正做出区块链领域的AWS,说“颠覆”可能不准确,但会有一定撼动作用。也许几年后我们不去讨论区块链了,这不重要,今天我们也不讨论iOS,不讨论安卓,但是你的生活已经被深远地影响。慢慢的,大家会理智地意识到这个行业到底能干嘛。

  甲子区块链:很多人说现在可能已经进入熊市,目前你怎么看待行业的?

  钟家鸣:行业本身比较浮躁,太多投机者。对我自己来说,我不指望通过这个项目快速获得财富,我想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让我更快乐和满足。赶上熊市也有好的一面,市场更冷静,优质项目会多活一些,垃圾项目会死掉。

  甲子区块链:你描述此前的创业经历和IOST的进展,都给人特别顺利的感觉。

  钟家鸣:肯定不是都特别顺,每个公司都挺难的。

  甲子区块链:现在做IOST,有什么比较纠结的地方?

  钟家鸣:我一直不太讲这些,包括我出去融资,有些投资人也会觉得我以前过得很顺,其实不是的。我只是觉得能解决或正在解决的事都没什么太难的。

  甲子区块链:你没有遇到过解决不了的事吗?

  钟家鸣:肯定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100%顺利解决的。我只能说我想做的事,我会尽最大努力做成,全力以赴。


bet365 bet365 bet365官方